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鼎博国际 > 联系我们 >

《道德经》全文注解!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6-23 21:07

第一章

道可道(能够说话交流的道),

专门道(非真切意义上的道);

名可名(能够清晰定义的名),

专门名(非真切意义上的名)。

无名天地之首(天地在最先时并无名称),

著名万物之母(名只是为了万物的归属)。

故常无欲以不悦目其妙(因此常用有时识以发现其奇迹),

常有欲以不悦目其徼(常用有认识以归属其周围)。

两者同。出异名(两栽思想模式同。出自一个地方但概念却不相通),

同。谓深邃无极(这就是深邃无极的玄关窍)。

多妙之门(它是掀开全部奇迹的不二法门)。

第二章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天下皆知美之于是为美),

斯恶已(是由于寝陋的心灵在作崇);

皆知善之为善(皆知善之于是为善),

斯不善已(是由于不善的意念在作怪)。

故有无相生(因此而产生了有无相生)、

难易相成(难易相成)、

长短相形(长短相形)、

高下相倾(高下相倾)、

音声相和(音声相和)、

前后相随(前后相随等各栽患得患失的主不悦目认识)。

是以伟人(但是伟人),

处无为之事(处于无区别心之无为境界),

走不言之教(教化多生于不言之中),

万物作焉而不辞(顺答万物的发展规律而不横添干涉)。

生而不有(生养万物而不据为己有),

为而不恃(竭尽全力而不自恃已能),

功成而弗居(功成业就而不居功自负)。

夫为弗居(正由于他不居功自负),

是以不去(于是他不会失去什么)。

第三章

不尚贤(不刻意招贤),

使民不争(使民多不去争名);

不贵可贵之货(不奇怪可贵之货),

使民不为盗(使民多不为盗)。

不见可欲(不见引发欲看的根,源),

使心不乱(就不会产生动乱的动机)。

是以伟人之治(于是伟人的治理手段是):

虚其心、实其腹(广泛虚心、养身的道理),

弱其智、强其骨(宣传弱智、强骨的益处),【注:弱者道之用】

常使民愚昧无欲(常使人民深切感悟愚昧无欲的益处),

使夫知者不敢为也(使那些自作聪明的人无用武之地)。

为无为(以无为的境界处理政务),

则无不治(国家就异国治理不好的理由)。

第四章

道冲(道似一个器皿),

似万物之宗(相通万物的根,源),

渊兮(它众多无边啊),

而用之或不盈(永久取之不尽)。

挫其锐(约束锋芒),

解其纷(解脱纷扰);

和其光(和顺光辉),

同。其尘(杂沓尘垢)。

湛兮(深不可测啊),

似若存(相通无处不在)。

吾不知谁之子(吾固然不知它的来源),

象帝之先(但它却先于天主)。

第五章

天地不仁(天地超越仁的概念),

以万物为刍狗(任凭万物像草狗那样自生自灭);

伟人不仁(伟人超越仁的概念),

以平民为刍狗(任凭平民自作自息)。

天地之间(天地之间的全部生命),

其犹橐龠乎(似乎风箱相通),

虚而不淈(虚空但无穷尽),

动之愈出(越动支付愈多)。

多言数。穷(言多必然有失),

不如守中(不如抱心守一)。

第六章

谷神不物化(掌握采集大道能量的手段就能够长寿),

是谓玄牝(就好比掌握了复制生命的手段)。

玄牝之门(复制生命的不二法门),

是谓天地根,(是与天地同。寿的根,本)。

绵绵若存(绵绵不息的生命式样就是云云存在的),

用之不勤(大道的能量是用之不息的)。

第七章

日久天长(日久天长)。

天地之于是能长且久者(天地之于是能永久),

以其不自生(由于它不为本身而生),

故能长生(于是能长生)。

是以伟人(因此伟人),

后其身而身先(由于虚心逆而获得人民的拥戴),

外其身而身存(置之身外逆而让人民倚赖他的存在),

非以其无私邪(难道不是这栽无私的精神)?

故能成其私(逆而成全了伟人的理想吗)。

第八章

上善若水(上等的善就如水相通)。

水善(水善的外现式样是):

利万物而不争(滋润万物而不争功),

处多人之所恶(甘居多人之所屏舍),

故几于道(于是水最挨近于大道)。

居善地(首居善于选择吉地),

心善渊(心态善于融入稳定),

与善仁(交流善于把握仁喜欢),

言善信(说话善于外达真诚),

正善治(政见善于治理国家),

事善能(做事善于发挥能量),

动善时(走动善于把握时机)。

夫唯不争(惟有像水云云不争),

故无尤(于是才能万事无忧郁)。

第九章

持而盈之(财物执持盈满),

不如其已(不如适可而止);

揣而锐之(铁器磨得锐利),

不可长保(不可永久保存);

金玉满堂(金玉堆满堂屋),

莫之能守(不知那个能守);

富贵而娇(富贵而生无礼),

自贻其咎(那是自找麻烦)。

知难而退(功成名就身退),

天之道(才是自然之道)。

第十章

载营魄抱一(精神与形体同。一),

能无离乎(能永久不别离吗)?

专气致软(结聚精气以致微弱),

能婴儿乎(能像初生的婴儿吗)?

涤除玄监(洗涤心灵之镜),

能无疵乎(能异国弱点吗)?

喜欢民治国(喜欢护平民治理国家),

能无为乎(能顺答自然吗)?

天门开阖(感官自然开启),

能无雌乎(能不被诱惑吗)?

晓畅四达(理事晓畅通达),

能愚昧乎(能异国偏见吗)?

生之畜之(创造并养育万物的大道),

生而不有(创造万物而不占为己有),

为而不恃(无所不克而不自恃有功),

长而不宰(旁边万物而不任意宰割),

是谓玄德(这就是恩泽天下的玄德)。

第十一章

卅辐共一毂(卅根,辐条围成一个轱辘),

当其无有车之用(由于中间有空车才能走进)。

然埴以为器(燃烧粘土使其成为器皿),

当其无有器之用(由于中间有空器皿才能原谅)。

凿户牖以为室(开凿门窗建造居室),

当其无有室之用(由于中间有空居室才有清明)。

故有之以为利(有形的东西之于是被人们行使),

无之以为用(是由于看不见的无形在首作用)。

第十二章

五色令人现在盲(贪图美色令人看不清寝陋);

五音令人耳聋(喜闻顺音令人听不到忠言);

五味令人口爽(美味佳肴令人品不了疾苦);

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驰骋田猎令人心狂意躁);

可贵之货令人走妨(可贵之货令人图为不轨)。

是以伟人之治(因此伟人治理国家),

为腹不为现在(偏重内在的足够而屏舍外观的喜悦),

故去彼取此(于是晓畅如何舍得)。

第十三章

宠辱若惊(宠辱若惊),

贵大患若身(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什么叫宠辱若惊)?

辱为下(把荣辱看得比生命都主要),

得之若惊(得到了无比惊喜),

失之若惊(失去了无比惊恐)。

是谓宠辱若惊(这就叫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什么叫贵大患若身)?

吾于是有大患者(吾于是有凶猛患得患失的心态),

为吾有身(由于吾有自吾的不悦目念),

及吾无身(倘若吾抛开自吾),

吾有何患(吾还有什么理由患得患失)。

故贵以身为天下(于是偏重自身为天下的人),

则可寄于天下(才能够把天下寄于他);

喜欢以身为天下者(喜欢惜自身为天下的人),

乃能够托于天下(才能够把天下托付给他)。

第十四章

视之不见(看不到图象),

名曰夷(称着夷);

听之不闻(听不到声音),

名曰希(称着希);

抟之不得(触不到形体),

名曰微(称着微)。

此三者不可致诘(此无色、无声、无形之物无法用说话描述),

故混而为一(只能称它为阴阳未判之混元一气)。

其上不谬(它的上面不见清明),

其下不昧(它的下面不见黑黑),

绳绳不可名(真切是无法给它下定义),

复归于无物(照样把它复归于无物吧)。

是谓无状之状(这答该是无状态之状态),

无物之象(无物象之物象),

是谓恍惚(这就是似无似有的恍惚),

迎之不见其首(去前追溯不知何时最先),

随之不见其后(去后陪同。不知何时终结)。

执古之道(掌握远古的自然之道),

以御今之有(以驾御今天的生命之有),

以知古首(以感知远古的来龙去脉),

是谓道纪(这就是自然之道的纲纪)。

第十五章

古之善为道者(古时善于修道的人),

奇妙玄通(见解奇妙而深远通达),

深不可识(给人一栽深不可测的感觉)。

夫唯不可识(夫惟恐言不达意),

故强为之容(故辛勤为之形容):

豫兮若冬涉川(最先学道者郑重的象厉冬过河),

犹兮若畏四邻(尤其无畏邻里的作梗),

俨兮其若客(厉肃的好象虔敬的宾客)。

涣兮若冰之将释(继而他的性格会变的萧洒无羁涣然冰释),

敦兮其若朴(品质会变的敦厚真挚质朴无华),

旷兮其若谷(心胸会变的旷达爽朗虚怀若谷),

浑兮其若浊(认识会通过污染及紊乱的考验)。

孰能浊以止(如何将这栽紊乱的邪念止住呢)?

静之徐清(把心静下来漫漫就清澄了)。

孰能安以久(什么手段能保持坦然状态永久)?

动之徐生(感悟静极生动带来的生机)。

保此道者不欲盈(保持这栽手段修道的人不会傲岸自负),

夫唯不盈(正由于他不会傲岸自负),

故能敝而新成(于是才能敝舍破旧获得更新)。

第十六章

至虚极(修道进入虚无至极的意境),

守静笃(安守安亲善定神闲)。

万物旁作(万物在时空的隧道中走进),

吾以不悦目其复(吾能够逆复不悦目察他们的循环)。

夫物芸芸(天地万物芸芸多生),

各复归其根,(各自都要归于它们的因果)。

归根,曰静(看到因果能够说是静的作用),

静曰复命(只有静才能晓畅生命的真谛)。

复命曰常(生命的真谛就是转折的规律),

知常曰明(晓畅转折规律才算通晓晓畅)。

不知常(倘若不晓畅转折规律),

忘作恶(妄作非为自然带来阴险)。

知常容(晓畅转折规律才能原谅全部),

容乃公(原谅全部才能偏袒豁达),

公乃全(偏袒豁达才能完善周详),

全乃天(完善周详才能相符自然),

天乃道(相符自然就是按照大道),

道乃久(按照大道才能长治久安),

没身不殆(终身都不会感觉到不妥)。

第十七章

太上,不知有之(最好的总揽者,人民并不晓畅他的存在)。

其次,亲之誉之(其次的,人民近而表彰他)。

其次,畏之(再次的,人民畏惧他)。

其下,侮之(更次的,人民藐视他)。

信不及焉(名誉不及的君主),

有不信焉(自然有不信任他的臣民)。

犹兮其贵言(郑重做到不随便发号施令),

功成事遂(协助人民实现心愿),

平民皆谓:“吾自然”(平民都说:“吾们正本就是云云的”)。

第十八章

大道废(大道作废),

有仁义(自然展现仁义);

灵敏出(灵敏频出),

有大假(自然杂沓大假);

六亲逆面(六亲逆面),

有孝慈(自然彰显。孝慈);

国家昏乱(国家昏乱),

有忠臣(自然产生忠臣)。

第十九章

绝圣舍智(崇高的圣贤志士不必巧诈治国),

民利百倍(人民自然能够获得百倍的益处);

绝仁舍义(崇高的仁喜欢之士不搞义气用事),

民复孝慈(人民自然能恢复忠孝仁慈之心);

绝巧舍利(崇高的能工巧匠不去掠夺名利),

盗贼无有(盗贼自然不会刻意打他的主意)。

此三者以为文不及(仅此三者行为法则是远远不足的),

故另有所属(于是另外还须心有所属):

见素抱朴(保持质朴的心态),

少私寡欲(缩短自私的欲看)。

绝学无忧郁(这就是崇高而喜悦无忧郁的学问,)。

第二十章

唯之与阿(真理与舛讹),

相去几何(相差多少)?

美之与恶(真善美与假恶丑),

相去何若(相差又在那里)?

人之所畏(人们所畏惧的东西),

不可不畏(也畏惧人吗)?

荒兮(众多的荒漠啊),

其未央哉(又有多少悬而未决的道理)。

多人熙熙(多人都喜欢华盖云集凑嘈杂),

如享太牢(比如去参添盛大的祭祀运动),

如春登台(比如春天登临楼台远望美景)。

吾独泊兮其未兆(吾们确淡泊稳定好象未开窍),

如婴儿之未孩(如婴儿刚出世还异国学会乐)。

乘乘兮(随风飘泊啊),

若无所归(仿佛找不到归宿)。

多人皆多余(多人都期待本身富贵多余),

而吾独若遗(而吾们却期待本身扔掉包袱)。

吾愚人之心也哉(吾们这栽愚人的心灵啊),

沌沌兮(多么象隐约愚昧啊)。

俗人昭昭(世俗之人看上去都能清清新楚的事情),

吾独昏昏(惟独吾们得道之士仿佛昏昏沉沉)。

俗人察察(世俗之人看上去都能清懂得楚的事情),

吾独闷闷(惟独吾们得道之士仿佛蒙在鼓里)。

多人皆有以(多人皆有重大的志向),

而吾独顽且鄙(惟独吾们冥顽不化而且鄙陋寡闻)。

泽兮其若海(爱静啊就像地平线上的大海),

飂兮若无止(却有着无法遏止的生命动力)。

吾独欲异于人(吾们与多人差别的理由),

而贵食母(是由于敬重从道中得到养份)。

第二十一章

孔德之容(天人相符一的通道能够原谅万多的认识),

唯道是从(只有相符大道才能被认从)。

道之为物(道行为未知世界的事物规律),

唯恍唯惚(只能以恍恍惚惚的式样存在)。

惚兮恍兮(在这栽亦真亦幻的意境中),

其中有象(能看到万物的景象);

恍兮惚兮(在这栽似有似无的意境中),

其中有物(能感知万物的本性);

窈兮冥兮(认识深远冥灭自性),

其中有精(就能把握其中的精华)。

其精甚真(其精华的真切水平千真万确),

其中有信(这就是你信任无疑的感悟)。

自古及今(从古至今),

其名不去(这栽悟道的手段就异国失去过),

以说多甫(用它能够晓畅多生万物的规律)。

吾何以知多甫之然哉(吾何以晓畅多生万物的规律)?

以此(就是用这栽手段感悟的)。

第二十二章

曲则全(曲曲形成了最完善的世界),

枉则直(大的曲曲则象是一条直线),

洼则盈(身置矮洼处才会获得盈满),

敝则新(鄙舍旧不悦目念才能别具匠心),

少则得(喜欢好越少越容易获得感悟),

多则惑(喜欢好越多逆而会感到嫌疑)。

是以伟人抱一(于是伟人悟道会专相反志),

为天下式(云云才能成为天下的榜样)。

不自见故明(不矜持己见逆能晓畅事理);

不自是故彰(不一意孤走逆能是非彰显。);

不自伐故有功(不自负蛮干逆能获得成功);

不自矜故长(不自认圣贤逆能成为首领)。

夫唯不争(正由于你与世无争),

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于是天下逆而没人与你相争)。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前人所言“曲则全”者),

岂虚言哉(怎么会是虚言呢)?

诚全而归之(真诚此道者天下将归属他)。

第二十三章

希言自然(少发号令也是相符自然的)。

飘风不终朝(狂风不会坚持一上午),

骤雨不镇日(骤雨不会坚持一镇日)。

孰为此者(谁会云云死路羞成怒)?

天地(这是天地的杰作)。

天地尚不克久(天地的狂暴尚不克永久保持),

而况于人乎(又何况于人呢)?

故从事于道者(于是生活在自然规律中的人们),

道者同。于道(修道者喜欢同。道在一首);

德者同。于德(有德者喜欢同。德在一首);

失者同。于失(落空者喜欢同。落空在一首)。

同。于道者(于道相通的人),

道亦乐得之(道也喜悦地授与);

同。于德者(于德相通的人),

德亦乐得之(德也喜悦地授与);

同。于失者(于落空相通的人),

失亦乐得之(落空也喜悦地授与)。

信不及焉(真诚不及的人),

有不信焉(自然有不信他的人)。

第二十四章

跂者不立(脚不粘地不晓立者感受),

跨者不可(骑人肩膀不知走者甘苦)。

自见者不明(自吾偏见不克晓畅事理),

自是者不彰(一意孤走不克彰显。灵敏),

自伐者无功(自吾蛮干只能无功而返),

自矜者不长(自恃圣贤不克成为首领)。

其在道也(云云的人倘若混入道中),

曰余食赘走(必然犯余食赘走的毛病)。

物或恶之(有人也许厌倦这栽不悦目点),

故有道者不处(但得道者会超越这栽境界)。

第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有一栽物质混然而成),

天禀地生(先于天地产生)。

寂兮廖兮(稳定啊无形啊),

自力而不改(自力存在而永恒不变),

周走而不殆(周而复首而不会殆尽),

能够为天下母(能够认为它是天下万物的本源)。

吾不知其名(吾不知它叫什么名字),

字之曰“道”(就送它一个字叫“道”),

强为之名曰“大”(勉强为它首了一个名叫“大”)。

大曰逝(它能够说是遥遥无期的昔时和异日),

逝曰远(遥遥无期的昔时和异日也能够说是无比深远),

远曰逆(晓畅它的深远是由于能晓畅它周而复首的原由)。

故道大(于是说道是重大的)、

天大(天是重大的)、

地大(地是重大的)、

人亦大(人也是重大的),

域中有四大(宇宙中有四个重大),

而人居其一焉(而人也占居其中之一)。

人法地(人尊循于地的法则),

地法天(地尊循于天的法则),

天法道(天尊循于道的法则),

道法自然(道尊循于自然的法则)。

第二十六章

重为轻根,(郑重是飘然的根,基),

静为躁君(安和是狂躁的主宰)。

是以伟人(于是伟人),

镇日走不离辎重(镇日走进而不离载重车辆)。

虽有荣不悦目(虽有豪华生活),

燕处超然(却能超然物外)。

奈何万乘之主(无奈有一些拥有万辆马车的国主),

而以身轻天下(只知已足自身欲看而轻天下社稷)。

轻则失本(因佻达而失去道德跟本),

躁则失君(因狂躁而失去主宰地位)。

第二十七章

善走无辙迹(善于走动不会留下痕迹),

善言无瑕谪(善于言谈不会留下话柄),

善数。不必筹策(善于算术不必筹码工具),

善闭无关楗则不可开(善于关闭无需门闩顶杠也无法掀开),

善结无绳约则不可解(善于捆绑不必绳索制约也无法解脱)。

是以伟人(因此伟人),

常善救人(往往善于挽救世人),

故无舍人(于是异国人被屏舍);

常善救物(往往善于挽救万物),

故无舍物(于是异国物被屏舍)。

是谓袭明(这是传承大道之明)。

故善人者(于是善于挽救世人的人),

不善人之师(是不善于此道者的先生);

不善人者(不善于此道者的人),

善人之资(是善于此道者的资源)。

不贵其师(不敬重云云的先生),

不喜欢其资(不喜欢惜云云的资源),

虽智大迷(虽有灵敏却身在迷中)。

是谓要妙(这是善人之道的要妙)。

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晓畅阳刚的雄健),

守其雌(却情愿安守雌软),

为天下溪(好比天下的溪流)。

为天下溪(成为天下的溪流),

常德不离(自然之德陪同。旁边),

复归于婴儿(云云就能回复婴儿般的天真自然)。

知其白(晓畅清明在那里),

守其黑(却安于黑昧之处),

为天下式(这是天下人的榜样)。

为天下式(成为天下人的榜样),

常德不忒(自然之德不会失却),

复归于无极(云云就能回复到最初的无极状态)。

知其荣(晓畅荣耀的珍异),

守其辱(却能守得住虚心),

为天下谷(就像天下的虚谷相通)。

为天下谷(天下的虚谷原谅万物),

常德乃足(自然之德才能饶富),

复归于朴(云云就能回复到返朴归真的境界)。

朴散则为器(这栽品质的人到那里都是成大器者),

伟人用之(伟人倘若用他),

则为官长(会让他做领导),

故大制不割(于是柔美的制度不会割舍他的)。

第二十九章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将慑服天下定为人生的现在标),

吾见其不得已(吾意料他不能够获得成功)。

天下神器(世界是神圣的),

不可为也(不能够让人造所欲为)。

为者败之(作威作福者必败),

执者失之(怙恶不悛者必失)。

故物或走或随(万物有独走的也有群随的),

或嘘或吹(有炎血的也有冷血的),

或强或羸(有富强的也有消,瘦的),

或载或隳(有天上飞的也有水中游的)。

是以伟人去甚(于是伟人去除全部极端的念想),

去奢(去除全部不真现实的奢看),

去泰(去除全部太甚的请求)。

第三十章

以道佐人主者(以道辅佐人的主不悦目认识),

不以兵强天下(不以武力强走慑服天下),

其事好还(云云的效果有好报。答)。

师之所处(由于军队驻扎之处),

荆棘生焉(田园萧疏杂草丛生)。

大军之后(大的战役终结之后),

必有凶年(必定带来恶灾之年)。

善者果而己(善于把握效果者会适可而止),

不敢以取强(不敢用武力去坚硬获取胜利)。

果而勿矜(达到主意不要自诩自负),

果而勿伐(达到主意不要盲现在自负),

果而勿骄(达到主意不要傲岸自负),

果而不得已(达到主意要认为这是不得已的),

果而勿强(达到主意不要恣意逞强)。

物壮则老(事物发展到壮盛则是病弱的最先),

是谓不道(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迁移的规律),

不道早已(不按照这个规律不免会过早萎缩)。

第三十一章

夫佳兵者(最好的军队),

不祥之器(是国家预防意外的机器)。

物或恶之(有人或是厌倦这栽说法),

故有道者不处(于是有道者会超越凡人的境界)。

正人居则贵左(正人日常会深化士兵战斗的意志),

用兵则贵右(而在搏斗时却会强调镇静)。

兵者(军队),

不祥之器(是国家预防意外的机器),

非正人之器(不是正人一小我的机器),

不得斯须用之(只有在不得已时才被迫行使)。

銛袭为上(依仗锋利的兵器偷袭为上),

胜而不美(即使是赢得胜利也不但彩)。

而美之者(而喜欢用这栽战术赢得胜利的人),

是乐杀人(往往是乐于杀人的刽子手)。

夫乐杀人者(一个乐于杀人的刽子手),

则不能够得志于天下(是不能够实现同。镇日下的志向的)。

喜事尚左(喜讯能够鼓舞士气),

恶事尚右(厄报。能够镇静思考)。

偏将军居左(偏将军的行使答当偏重勇猛),

上将军居右(上将军的行使答当偏重镇静),

言以丧礼处之(战斗的动员令要站在视物化如归的高度)。

杀人之多(面对牺牲的多多将士),

以哀伤号之(要以悲悲的情感来缅怀他们)。

制服(取得搏斗的胜利之后),

以丧礼处之(要以办凶事的礼节来祝贺胜利)。

第三十二章

道常无名(大道常在无有之间)。

朴虽幼(质朴的本源固然微幼),

天下不敢臣(天下却异国力量能臣服它)。

侯王若能守之(总揽者若能坚持这个真理),

万物将自宾(天下万物必将自然归顺他)。

天地相相符以降甘露(天地之气相相符以降甘露),

民莫之令(不能够遵命于谁的命令),

而自均(而它本身确能分布均匀)。

首制著名(万物最先时就有了秩序和名分),

名亦既有(名分既然以有),

夫亦将知之(就答该晓畅它的自然规律),

知之于是不殆(晓畅它的自然规律于是不会有危险)。

譬道之在天下(譬如道在天下的自然规律),

犹川谷之与江海(好象溪流之水汇集与江海)。

第三十三章

知人者智(晓畅别人的优弱点是灵敏),

自知者明(晓畅本身的优弱点是贤明)。

胜人者有力(能制服别人的人有必定的实力),

自胜者强(能制服本身的人顽强无比)。

满足者富(晓畅什么是已足的人裕如),

强走者有志(克服逆境果敢前走的人有志气)。

不失其所者久(不迷失本身进展倾向的人能够永久),

物化而不亡者寿(形体消,逝而精神永存的人才叫长寿)

第三十四章

大道泛兮(大道正常的能量啊),

其可旁边万物(能够旁边万物)。

恃之以生而不辞(但它恃侯万物之生却不张扬),

功成不名有(功成名就之后不图浮名),

衣养万物而不为主(护荫万物而不思主宰)。

常无欲(常用无欲的手段获得灵敏),

可名于幼(就能够幼著名气);

万物归焉而不为主(万物归顺之后而不思主宰),

可名为大(就能够获得大成功)。

是以伟人终不为大(于是伟人首终不自以为大),

故能成其大(因此能收获其重大的事业)。

第三十五章

执大象(拥有相符大道自然之象的地方),

天下去(是天下人憧憬的地方)。

去而不害(在她那里不会遭到自然的迫害),

安平泰(是由于她具备了安详、平安、舒泰的条件)。

乐与饵(喜悦的习惯与诱人的环境),

过客止(能够留住匆匆过客的脚步)。

道之出口(这些益处倘若用说话来外达),

淡乎其无聊(那就平庸无聊了)。

视之不及见(由于你看到的不是她的通盘),

听之不及闻(听到的也不是她的通盘),

用之不可既(但享福首来却受好无穷)。

第三十六章

将欲翕之(将欲马上拘谨的),

必固张之(必是原有张之太甚的);

将欲弱之(将欲逐渐减弱的),

必固强之(必是原有强制过头的);

将欲废之(将欲立即作废的),

必固兴之(必是原有昂扬超前的);

将欲夺之(将欲重新夺取的),

必固与之(必是原有被迫给予的)。

是谓微明(这是奇妙简明的道理),

懦弱胜顽强(懦弱心服顽强)。

鱼不可脱于渊(鱼儿离不炎水),

国之利器不能够示人(镇国之宝不能够示人)。

第三十七章

道常(道的常识),

无为而无不为(无为的境界造就无所不为的功绩)。

侯王若能守之(总揽者若能按照这个规律),

万物将自化(万物将自然归化)。

化而欲作(在归化的过程中不免欲看发作),

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这时能够用吾的“无名之朴”去除邪念)。

镇之以“无名之朴”(用吾的“无名之朴”去除邪念),

夫亦将不欲(他们就会克服欲看),

无欲以静(异国欲看就能够静下心来),

天下将自定(云云天下将自然稳定)。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鼎博国际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